描摹新時代軍人的精神圖譜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鳳英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11-13 08:25

軍旅詩歌如何在新時代的語境下進行愛國主義表達?這基于備戰打仗的現實要求,也關乎當下軍人對紅色基因的傳承。與時代同頻共振的軍旅詩歌要想有效發聲,軍旅詩人便必須具有描摹軍人精神圖譜的自覺意識和能力。

題材上,軍旅詩在如何處理軍旅生活時不乏豐富的經驗,比如邊關哨所寂寂、沙漠駝鈴聲聲、天邊孤月一輪、冷風狂雪滿川、槍刺汗水交互、演習拉練常態以及建立在上述種種之上的戎馬倥傯,構成了成熟的意象系統、技巧規則及詩學理論,以此可以反映和表征更為廣闊的軍旅生活。很顯然,相較于傳統軍旅生活,新時代軍旅生活有著難以復制且獨特的充盈色調,因為慣性、惰性,部分軍旅詩人還在以想當然的感知方式、審美方式來應對巨大的新挑戰,從而在把握當下的軍旅生活新變化與未來可能性時,顯得滯后且無力,對更深廣的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缺乏有效的表達,對新時代軍人的愛國情懷、精神特質、嶄新形象缺乏生動的描摹。

軍旅詩人應當“走出方寸之地,閱盡大千世界”,“懷遠”與“博見”對軍旅詩人來說尤其重要。如何在抒寫愛國主義情懷時不被五色迷目,這恰恰需要詩人具有強大的思想定力,要站在國家、民族的層面審視庸常的生活經驗。正如《詩刊》等刊發的《遵義曙色》《大國的吟唱》《描紅》等詩歌那樣,準確生動地傳達軍人愛國情懷的熱度、深度和力度。

軍旅詩的題材顯然有鮮明的時代背景和特質。遺憾的是,與當下詩壇上大行其道的私人經驗相比,兼具軍旅品質和愛國精神的優秀詩歌作品數量并不多,對當下波瀾壯闊的強軍興軍進程,更是缺少正面的觀照和跟蹤。對個人好惡和私人經驗的過度強調,使得部分詩作喪失了對軍旅詩歌審美本質的堅守和開掘。這進一步說明,靠著過往的審美經驗和藝術手法,很難深切、生動地書寫新時代的新變化。有的詩作明明重點要書寫血脈僨張的練兵備戰場景,讀后讓人印象深刻的卻是家鄉明月;有的是要重點反映軍隊改革中的編制體制調整,寫出來卻拘泥于單純的撤并降改……凡此種種,都說明詩人的感受力和寫實能力亟待加強。

描摹新時代軍人的精神圖譜,這是軍旅詩創作的內在要求,也是軍旅詩人應該堅守的寫作倫理。基于此,軍旅詩歌創作的新時代義涵應該著重于現代性的構建,從不同視角、不同層面展現軍隊發展變化的動態圖景。新時代既是一個時間刻度,也是一種空間表達,承載著新的生活幅面和精神質素。就詩歌創作的關鍵詞來看,祖國、英雄、烈士、上戰場、犧牲、家國情懷、民族復興等,確實是愛國主義范疇內的標簽性詞匯,但是深入閱讀會發現有的詩作極為平面化。這種輕敘述、喊出來的愛國主義,缺少應有的熱度和詩意,相反,這對詩人的生命體驗和詩性經驗是一種損害。這類詩歌通常建基在以前的表達經驗之上,原地踏步,既無新時代詞語的烙印,也缺失新時代的審美標識,更缺乏基于真切生命體驗的原創性。如一提“奉獻”,必定是“帶病工作”。說到“陽光”,“光芒”是標配,這種思維并不能帶來新意,極易讓人產生審美疲勞。這種技法在部分軍旅詩創作中經常看到,簡單的意象對應和羅列,使這些意象之間缺少深刻的關聯,詩人內心體驗的獨特性也無從感知。

從這個意義上說,只有在語言表達、生命感受和詩性思考上時刻保持自覺、力爭突破自己,才能創作出與時代同行、深入人心的優秀軍旅詩歌。比如《人民文學》刊發的《三沙,大海中一座年輕的城》,只要“給我鞍韉”,我就愿意“游牧于這片藍色圣海”。這種空間的遼闊感及勇氣令人心生愉悅,軍人的視角與愛國情感的依托彰顯出大國氣象和雄渾之美。在《解放軍報》刊發的《幸存者》中,“子彈還在耳邊飛”是尋常的感覺,但詩人很快從既定的經驗中尋覓到“幸存,比刺刀還鋒利”這樣的別樣感受。由此,詩人深刻地觸摸到了生存與死亡的邊界,以前后呼應的方式強調幸存者從歷經槍林彈雨到僥幸復原的艱難過程。從求生者的聲音辨識出戰士的英勇無畏與堅定從容,提取出永恒的意義,重新確證奮飛的意象,完成了生的透視與死的涅槃。

簡言之,進入新時代,軍旅詩人需要尋找到新的美學方位和詩學表達,建構起描摹新時代軍人精神圖譜的嶄新路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提前开奖漏洞 声优能够赚钱的平台 围棋布局口诀图解 福彩开奖结果 用友软件实施赚钱吗 足彩胜负彩18077期 北京体彩快中彩 股票涨跌的本质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红球个位五行 新疆35选7开奖2018084 幸运赛车开奖记录 江苏11选5三个月号码 双色球028历史记录 街机金蟾捕鱼金币购买 时时彩稳赚刷量的方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