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周年|霓虹之上,風雪是你平淡是你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賀建平 肖瑛 李磊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11-11 06:49

摘要:50年前,一座雷達站在山頂筑起,從此,守山官兵堅守險地,守望空天,在妖魔山上立起磐石般的坐標,成為激勵一代代邊防雷達兵建功立業、矢志強軍的力量源泉。

霓虹之上,風雪是你平淡是你

■賀建平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肖 瑛 通訊員 李 磊

相傳這里是唐僧取經時,孫悟空大戰牛魔王的地方,熊熊大火把山體燒得又酥又碎,相傳芭蕉扇卷起的狂風仍未止歇,飛鳥避行、走獸絕跡,倘有行人路過,必墮萬丈深淵……人們把這里稱作“妖魔山”。

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青年峰雷達站官兵,就是那戰風斗雪、“降妖除魔”的人。

50年前,一座雷達站在山頂筑起,從此,守山官兵堅守險地,守望空天,在妖魔山上立起磐石般的坐標,成為激勵一代代邊防雷達兵建功立業、矢志強軍的力量源泉。

霓虹之上,荒蕪山巔,生長璀璨的青春,盛產一顆顆純凈的心……正是有了守山的兵,這里的風景永遠葳蕤蔥蘢。

——編 者

群山間處處是“燈塔”,照亮邊疆天空

夜深邃,山下遠方,霓虹如星閃爍,輝映著山上忠誠守望的身影。劉 暢攝

山道、站部大樓、操場、雷達陣地,偌大的妖魔山,留給官兵們的只有這幾塊“安全區”。

“注意腳下,不要亂跑”,是筆者到此地后學到的第一課。

山上的頁巖構造,如立起的一冊冊圖書,水泥加固的地方之外,一腳蹬下去,山體成片成堆地坍塌。小小的雷達站如同“定海神針”,就這樣立于危巖之上,立在群山之巔。

那一年,青年峰雷達站第一任站長王澤發重回連隊時,指導員劉昊鵬還是新任排長。面對雷達站的新面貎,80多歲的老人有欣慰、有激動:“我們睡地窩子、啃冰碴子的時候,就堅信部隊會越來越好。”

劉昊鵬是《青年峰回憶錄》的編撰者之一,聽著老站長的講述,他的眼前浮現出這樣一個又一個的畫面:被風掀走的帳篷、凍瘡摞凍瘡的手腳、手搖發電送出的情報、路上要走半年的家書……

如今,這些老兵故事已化作劉昊鵬堅守哨位的力量之源。重拾歷史的“吉光片羽”,常常讓他熱淚盈眶。

“爸爸,原來手拉雷達轉是真的,我們站里的老前輩干過這樣的事。”列兵陳杰的父親陳玉旺,也是一名雷達兵,轉業第二年就把兒子送進了部隊。后來,陳杰分到“青年峰標桿雷達站”,陳玉旺激動不已,給兒子講了一宿老雷達兵的故事。

汲取著養分,這個樸實的“雷二代”,在青年峰上茁壯成長。劉昊鵬說,原本準備“鍛煉兩年就走”的陳杰正在抓緊學習,準備報考士官學校……“連隊有許多老兵,都是在吃過苦后,反倒下定了長干的決心。”

那些艱苦的年代,群山間處處是“燈塔”,照亮邊疆的天空——空軍“建功邊疆的模范雷達站長”榮譽稱號獲得者王軍鋒,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秦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雙擁模范先進個人艾山、全軍優秀士官劉躍敏……

縱使當年點燈的人下山了,一代代沐浴在燈塔光輝下的人,或早或晚,總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因為那是信念之塔、信仰之光,映照初心、照亮前路。

“面條是一根一根的,吃了面,就算把根扎下啦。”給每個過生日的官兵煮一碗面,是雷達站的傳統。列兵王榮的生日恰逢中秋,因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第一次過生日,還是去年新訓旅里班長幫忙操持的。

今年剛一入秋,王榮就頻頻抬頭望月、盼著月圓,盼著與戰友一同吃下那一碗“扎根面”。

4月下連,7月上崗,斗風沙、忙戰備、練本領……連隊的照顧,戰友的扶持,讓從小缺乏關愛的王榮感受到了來自戰友的情誼。在這令常人“聞風喪膽”的妖魔山上,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他找到了家的感覺。

“特踏實、特有干勁……”王榮想用“扎根面”的儀式感向邊疆、向部隊表白:往后余生,風雪是你,平淡是你。

和許多退伍老兵一樣,王澤發老兵離開時,帶走了一片斑駁銹紅的巖石。

這里很遙遠,這里也很純凈

山上皆為頁巖石壁,草木尚且難活,開山建站更是難上加難。

“緊按帽子,背風張嘴”,是筆者學到的第二課。

山頭上,常年刮七八級大風,風里夾著細沙,打磨一切裸露的事物和人。“追迷彩帽”和“挨石子打”是每個新兵的必修課,有時訓練遇上狂風,遍地都是“捂著臉追著帽子跑”的人。

從營區小樓到山頂陣地還有151級臺階,正處在風口,有一次山上瞬間風力達到12級,吹倒了特別加固的籃球架,狂風夾裹的石子砸爛了數扇玻璃窗。換班的幾名戰備值勤人員沖出去幾次,都被掀翻,最后硬是用背包繩互相捆綁在一起,頂風奮戰10多分鐘,才攀爬完151級的階梯到達陣地。

雷達工程師陳森,剛剛在“跑戰備”時丟失了他的第3頂迷彩帽。

“就差一秒沒捂住啊。”一時“失手”的老兵心有不甘:“要不是急著上崗……”

雷達站換裝時,陳森和新雷達一起上了山,在山上一待就是10年。他把雷達裝備像“庖丁解牛”一樣研究,成為全旅最了解該型裝備的人,只要他在,雷達總是以最穩定的狀態工作著。

摸透了雷達的“脾氣”,卻總摸不透風的“脾氣”。

“這里的風怪得很吶,什么方向捉摸不定,還愛搞突然襲擊,反應慢一秒帽子就飛遠了!”陳森又一次摸了摸寸頭,陽光照亮了他寸發間夾雜著的沙塵,也照亮了一張飽經風霜的“邊防臉”。

操縱員張俊文還記得上次回家相親的尷尬,女孩遠遠打量了他一眼,調頭走了,媒人轉述姑娘的擔憂:“得多艱苦的地方才能磨出這樣一張臉?”在山上待了12年的上士李韓旦,聽完張俊文的遭遇笑了:“咱這樣的臉,越老越顯年輕哈!”

營房旁的玻璃鋼晾衣棚是新建的,這里是山上手機信號最強的點位之一,二級軍士長孫維杰最喜歡蹲在里面打電話:“這兒打電話信號好,又聽不到風聲,媳婦放心!”

孫維杰已在邊疆待了22年,皮膚紅黑得像玉石的包漿,這容貌幾乎保持了10年不變。從翩翩少年到鬢染霜華,他在這片熱土成長成才,榮立三等功2次,被評為優秀士官8次、空軍優秀士官人才三等獎1次,帶出了數十名業務骨干。

新兵陶洪基剛來時還天天搽防曬霜,后來就不搽了,還常常摘下帽子“讓陽光來曬個盛世美顏”。

“人的美丑,其實是個人的標準,有本事有自信有毅力,長啥樣都吸引人!”陶洪基說,老兵們身上有一種氣場,再緊急的空情、再嚴重的故障,只要他們往那兒一站,大家就像吃了定心丸——“妖魔山再厲害也不怕,咱有‘孫大圣’!”

這里很遙遠,這里也很純凈,當青蔥少年青春不再卻依然還能笑容滿面,他們也就擁有了一枚頑強不屈的靈魂,他們將永遠保持這份榮光,并照耀余生。

在這兒當兵就像頂冰花那樣,扎最深的根,開最美的花

山頂終年風大雪勁,冬雪襲來,次日清晨官兵只得一次次扛起雪塊,清理通往陣地的山路。

11月初,一場大雪覆蓋了山頂,鏟浮雪、聚底座、滾雪球……戰士們忙忙碌碌在崗亭旁堆起一人高的雪人,修整拍實,端端正正戴上一頂“雷鋒帽”,不出意外,這個雪人將陪伴他們到來年四月。

一年6個多月是冬天,4個多月大雪封山,最冷時氣溫可達-40℃……

嚴酷的環境,讓云南籍戰士黃坤在這里迅速走過了“驚喜、平淡、懷疑、釋然”的心路。

“吃不了這份苦,就當不好邊防兵!”他的日記本里,夾著一朵黃色的頂冰花,那是來站里第一年,班長送給他的,這是貧瘠的山頭上,唯一開花的植物。它在冰天雪地里發芽,迎著第一縷春風綻放。

陣地上風雪最大的地方,也是生長頂冰花最多的地方,班長告訴黃坤:“雪越大,花越多,在這兒當兵,就要像頂冰花那樣,扎最深的根,開最美的花!”

在這里,大雪能讓雷達站一夜變成孤島。

那年春節,暴雪連續下了一周,山上的積雪厚達1米,從崗樓到山道路口處長達50米的地方,風吹雪形成了2米高堅硬的雪墻。

車上不來,人下不去。官兵們錘砸鎬挖,用了快兩個星期,才打開給養通道。最后幾天,山上的水窖基本空了,菜窖只剩土豆和蘿卜,官兵們又拾起早年雷達兵融雪取水、下山背菜的傳統。

“苦雖苦,不過戰天斗地樂無窮。”來自江浙富庶地區的李官元,一開口就談苦,眼睛里卻帶著笑意,在他看來,當兵,就要到這樣的地方來才夠味。

這里是邊陲,是地域的邊界、人際的邊緣,兩者疊加,是對戰士們雙重的考驗。

李官元2015年從機關分流到該站,專業進行了調整,環境惡劣、業務不熟,一度讓他壓力驟增。

后來,班長韓耀龍給他講了站里培養出來的人才、全國人大代表秦雨的故事——秦雨剛下連時,業務也不好,可是他鉚足了勁練,為了訓練測報速度,他每天7點起床,順著山頭跑一圈,在氣喘吁吁的狀態下進行測報練習,只是因為“在呼吸加快的情況下,可以有效訓練提高測報速度”。

為了練習打字速度,秦雨買來模擬鍵盤練指法,短短2個月用壞了3塊模擬鍵盤,正是憑著這樣的勁頭,他很快趕上進度,還連續數年在全旅業務比武中取得第一,后來提干上了學,并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

以秦雨為目標,李官元“重整行裝再出發”,很快成長為站里的業務尖子,今年的旅比武競賽中,他獲得了第二名。

李官元說,在這個貧瘠的山頭上,他悟出了一個道理:只要心里不苦,什么苦都不苦。

雪再大,沒有任務大。駐守山頭12年,李韓旦記得許多關于雪的故事。2006年的一個冬晨,他的班長李光生突然接到緊急開機的命令,一開門驚呆了:外面是一堵雪墻,并且是壓實的風吹雪,不動用錘、鎬等工具根本挖不出去。

出不去,就不能到陣地上開機,李班長毫不猶豫沖向另一側窗戶,拼命擠了出去,在雪地里連滾帶爬撲上陣地,終于按時開機。

還有一年,山上突降大雪,封住下山的道路。可就在當晚,站里的兩個電機都燒壞了。為了不影響工作, 12名黨員組成先鋒隊,用門板架上燒壞的電機送往山下維修,接到協調的另一臺電機后,熱水都沒顧上喝一口,又連夜趕回了站里。

在-30℃的茫茫雪夜,左右寬不足4米的簡易山路,搶運200多公斤的機器,只能靠手電照明摸索、在雪地上匍匐前行……

也許很多人聽來,這已經充滿了“傳奇”色彩,可是對守在這里的軍人來說,卻是再普通不過的生活。

在青年峰雷達站,半年的封山雪、四季的妖魔風、肩扛的重擔子、先輩的榮譽史,讓官兵們緊緊地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大家庭。

指導員劉昊鵬說,在雷達站,一有急難險重任務就會出現爭先恐后交請戰書的場面,代代雷達兵凝練的青年峰精神,猶如一朵朵美麗的頂冰花、雪蓮花,在風雪中傲然綻放,結出累累碩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提前开奖漏洞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打副本 赚钱吗 pk10技巧稳赚五码 四川快乐12开奖手机板 我需要赚钱去实现梦想 平面设计和编程那个赚钱 辽宁快乐12预测网站 纸牌麻将教学视频 壹加壹线上娱乐群 买体育彩票软件 14场足彩预测 床上赚钱表情包 江西新时时彩心得 快中彩中奖规律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计划